107. 逼供

    十二個小時后,我又回到了沈陽,我也人生第一次進了公安局。

    在更衣室里,我被一名二十七八歲的女警扒光了衣服檢查,她很輕蔑的對我說:“年輕輕的卻不知自愛,居然性侵一個五六歲的小孩,而且還在網上現場直播,簡直是喪心病狂!”

    我的心理“咯噔”一下,陳凱顯然把家里偷偷安裝的攝像頭給連上了網,并且向網民直播了,既然這名女警這幺說,八成網上已經到處都是那些不堪的視頻和圖片了。

    接著在審訊室里被審訊的過程中,終于證實了我的猜測,陳凱居然開發了一套名為“四間房”的在線直播軟件,然后通過24小時不間斷直播家里發生的一切,吸引網民付費觀看和參與。

    警察一直詢問我是否參與了“四間房”案,我對自己沒做過的事情,當然不會承認。

    但是在他們連哄帶嚇的逼問下,我連半天時間都沒有熬過去,就把我做過的、經歷過的一切統統都招供了。

    在我交代李萬春強奸以及帶人輪奸我的時候,一名警察插話問道:“所以你懷恨在心,與你的丈夫陳凱合謀買兇殺了李萬春一家對不對?”

    “什幺?李萬春死了?”我驚訝的反問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演戲了!你曾經在被李萬春輪奸后,找過季順林,想讓他幫你弄到一種叫做lsd的藥物,意圖摻在飲料里讓李萬春喝下,然后讓李萬春產生幻覺,最好在他開車的時候發生意外死掉,我說的沒錯吧?”

    “我是跟季順林提過,我也確實動過殺掉李萬春的念頭,但我只是想過,并沒有真的那幺做。”我感覺自己的辯駁毫無說服力。

    “對于你和你丈夫合謀買兇殺害李萬春一家的問題我們暫且拋開不提,那我再問你,除了李萬春帶人輪奸你之外?還有誰帶人輪奸過你?”

    “我真沒有和陳凱合謀買兇殺害李萬春,你們不要冤枉我。”

    “回答我的問題!還有誰帶人輪奸過你?”那名兇神惡煞的警察用力拍了一下桌子,把我嚇得一個激靈。

    “季順風。”我被嚇得趕緊回答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伙同季順風的哥哥季順林,一起殺害了季順風,對不對?”

    “我沒有!”我趕緊反駁:“我都不知道季順風已經死了。”說這句話的時候,我有些底氣不足,因為我當時確實懷疑季順林失手把季順風給殺了。

    “季順林已經都交代了,他說是你唆使他殺害季順風的。你為了讓季順林幫你殺了他弟弟季順風,答應事成之后就跟陳凱離婚,然后嫁給他,是不是這樣?”

    “沒有!絕對沒有!他撒謊!他在誣賴我!我沒有做過!”我竭斯底里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閉嘴!”那名兇神惡煞的警察又拍了一下桌子,然后繼續說:“你現在坦白交代,我們還可以當你有自首情節,可以輕判。不然以你聚眾淫亂、性侵未成年兒童、網絡傳播色情淫穢內容、組織參與賣淫、合謀買兇殺人、唆使他人殺人等數罪并罰,足夠判死刑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沒有,我沒有跟陳凱合謀買兇殺人,也沒有唆使季順林殺害季順風,是他們污蔑我的。”

    另一名長著一張國字臉的警察敲了兩下桌面,然后一臉嚴肅的說:“給你半小時時間好好想清楚再回答,半個小時內坦白算你自首,如果半個小時內拒不交代實情,那幺后果你自己清楚。”

    我當然不會承認我根本沒有做過的事情,所以半個小時后,迎接我的是更加嚴厲的審訊,可能是因為我是女人的緣故,并沒有受到網上所說的各種毆打等嚴刑逼供的事情,但是他們用一盞很亮的燈直射我的眼鏡,幾個人二十四小時不間斷的輪番詢問我那些重復的問題。

    審訊過程中他們不讓我吃飯、不讓我喝水、甚至不讓我睡覺,就這樣,我一直熬了兩天一夜,最后實在受不了了,想想就算判死刑也沒什幺大不了的,現在這樣也許死了更好,所以也就承認了這一切都是我做的。

    在我簽字畫押后,第四天一早,我被送往看守所,然后我被戴上了手銬和腳鐐,并且被單獨關進一間監房里。(未完待續)
(快捷鍵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錄]  [下一章](快捷鍵→)
最新入庫:驚魂艷事  顧少的獨家摯愛  采石記  潛龍  最強劍仙  四爺,宮斗嘛!  宅系神魂與心機女皇  女將有毒  異世神棍 
中国足彩比分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