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5. 爸爸

    我回家后的第三天晚上,可能是我一直關機,陳凱聯系不上我的緣故,他終于把電話打到了我的家里,是爸爸接的電話。

    爸爸得知是陳凱的電話,直接開口罵道:“畜生,你以后不用再打電話過來了,琳琳已經決定跟你離婚了,你給我等著,這事沒完!你這個禽獸不如的東西!”爸爸說完后,也不等電話那頭的陳凱開口,直接就“啪”的一下掛斷了電話。

    我雖然早就料到爸爸會很不客氣,但沒想到他居然會破口大罵,印象中,從我記事開始,就從來沒聽到過爸爸罵人,哪怕是爸媽偶爾的拌嘴,也都是很克制、很文雅的爭執。

    媽媽更是驚訝的張大了嘴巴,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,媽媽放下筷子,不解的問:“明軒,怎幺回事?”

    “那畜生居然……”

    “陳凱他打我了,然后孩子就流產了。”我趕緊開口打斷爸爸的話,撒了個謊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媽媽不敢置信的問我,眼神卻瞟向爸爸。

    爸爸沒吱聲,氣憤的轉身朝書房走去。

    “哎,明軒,你還沒吃完呢。”媽媽開口喊道。

    “不吃了,你們吃。”

    “小琳,跟媽說說,到底怎幺回事?他為什幺打你?還把孩子給打到流產這幺嚴重!”媽媽所幸也放下了筷子,開口問我,過了一會兒,她又壓低聲音小聲問道:“難道……孩子不是他的?”

    “媽!想什幺呢你?不是他的還能是誰的?”

    “那他為什幺打你?還對你下那幺重的手?”

    “媽你就別問了!我也不吃了,我去看看爸爸。”我趕忙丟下筷子離開餐桌,朝爸爸的書房走去。

    我的爸媽都是高顏值的人,爸爸高大英俊、媽媽端莊優雅,所以我和弟弟長的都不差,由其是弟弟,今年才十五歲讀初二的他,身高已經快長到一米八了,估計等他二十歲的時候,超過爸爸的身高、突破一米九幾乎是必然的事情。

    說起弟弟,就不得不說說我的爺爺,爺爺他是個很嚴厲的人,雖然我從小就聰明伶俐乖巧懂事,但是爺爺就是不喜歡我,我猜八成是因為我是女孩子的原因。

    爸媽本來是沒想過生二胎的,再說了他們的工作性質,在當年還在計劃生育的年代,也不允許他們生二胎,但是拗不過爺爺老古板非要有個男娃繼承香火,所以終于在我八歲那年,媽媽離開家去鄉下住了大半年,我記得當時我一直問爸爸:“媽媽是不是不要我們了。”

    當時爸爸總是會揉揉我的小腦袋,然后對我說:“怎幺會呢,媽媽只是生病了,要去鄉下休養一段時間,等身體好了就會回來的。”

    后來媽媽幾個月后果然回來了,然后直到我十四歲的時候,家里才突然多了一個五歲大的“弟弟”,不過對外宣稱是二叔家的孩子,住在我家只是為了方便在市區念書接受更好的教育,所以弟弟那幾年一直都管爸媽叫大伯大媽,這件事甚至連我也是幾年后才知道真相,然后弟弟也改口叫爸媽了,不過可能是因為他的特殊經歷,弟弟和爸媽并不是很親近,倒是跟我比較親一些。

    再加上爸爸在政府部門上班,雖說是一個清水衙門,但好歹大小也是個官,多年下來,自然早就形成了官威,然后那種官威不自覺的就會帶到生活中來,爸爸平時一副不怒自威的樣子,對弟弟有著極大的殺傷力,所以弟弟總是會像老鼠見到貓一樣躲著爸爸,自然也更加親近不起來。

    不過我是從小就跟爸爸親近的,所以我對爸爸的官威有著天然免疫力,長大后雖然不好意思跟爸爸有過于親密的肢體接觸,但還是情不自禁的喜歡和爸爸親近一些。

    我走到爸爸的書房門口,也不敲門,直接推開房門,然后我就看到爸爸正坐在書桌后面,他閉著眼靠在座椅上,剛毅的臉龐上,有一股濃得化不開的憂傷,此刻我才突然感覺到爸爸老了。

    以前無論大事小情,從來也沒有在爸爸臉上看到過這樣的表情,爸爸在我心目中就是一個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的英雄人物,沒想到此刻因為我的事,他竟然流露出如此憂傷的表情。

    我輕輕關上房門,然后繞過書桌走到爸爸身后,將雙手按到爸爸的肩膀上,輕輕的替他按摩起肩膀來。(未完待續)
(快捷鍵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錄]  [下一章](快捷鍵→)
最新入庫:驚魂艷事  顧少的獨家摯愛  采石記  潛龍  最強劍仙  四爺,宮斗嘛!  宅系神魂與心機女皇  女將有毒  異世神棍 
中国足彩比分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