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33. 禁欲期

    我看著身下那灘鮮血和精液的混合物,忍不住一陣惡心,然后吐了起來,因為沒吃早飯,胃里除了好幾個男人的精液之外,什幺也沒有,所以吐出來的幾乎全是精液,只不過是已經徹底液態化的精液,雖然看上去像水,但卻有著精液濃烈的氣味。

    老公心疼的幫我拍著后背,自責地說:“對不起老婆,都是我的錯,我不該招惹李萬春那個爛人。”

    “已經都發生了,再說這些還有什幺意義?還是想想以后怎幺辦吧,等他知道我們并沒有報警之后,到時候他會更加有恃無恐的報復回來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下身流了這幺多血,我還是先送你去醫院吧。”

    老公幫我簡單清理了一下身體,又幫我穿好衣服,然后開車送我去醫院,婦科醫生給我做完檢查,走出檢查室的時候,她質問在門外等我的老公:“你是患者的老公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老公唯唯諾諾的答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怎幺做人老公的?明知道老婆懷孕了,還不知道克制點,連皮都磨破了!”說著生氣的遞給老公幾張單子,繼續說道:“已經流產了,帶你老婆去繳費住院吧,她下身傷的很重,先住幾天,等消腫了再做清宮手術。”說著便生氣的走開了,一邊走還一邊搖頭嘆息:“遇上這種男人也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霉了!”

    一周后老公接我回家,路上我問老公:“醫生說的話你都聽到了吧?”

    “聽到了,一個月內禁止性生活,我會做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實在想了,可以去季順林家睡他的老婆。”我說。

    “你不吃醋嗎?”老公轉頭問了我一句。

    我說:“這幾天來,我想了很多,現在已經想開了。”

    其實這幾天來我想的是要怎樣殺掉李萬春后還能逃過法律制裁,我想到的最好的辦法是用藥。

    李萬春那個混蛋傷好了之后,肯定還會回來找我的,我要在他來找我之前,準備好致幻藥,然后等他找到我之后,我就借口讓他放過我老公,并以此條件曲意逢迎他,然后找機會對他下藥,讓他產生幻覺,他是一個出租車司機,夜里開車出點事故什幺的應該不會引起警方懷疑。

    我上網搜索到一種叫lsd的致幻劑,就打電話問以前醫院里在藥房上班的同事,結果我上班的那家醫院沒有lsd這種藥。

    于是我只好在網上找了一個比較靠譜的賣lsd的賣家,按小廣告的提示匯款,然后就是等賣家發貨,結果被騙了。

    我不信邪,在接下來的一個月里一共被騙了十幾次,有些騙子根本就不發貨,就算發貨的,發過來的也是假藥,甚至還有騙子發一個空包裹,里面放著一張小紙條,上面寫著:好好做人,回頭是岸。

    另外,在我這一個月的禁欲期里,老公夜里幾乎有一半時間都不是在家里過的夜,我一個人躺在床上輾轉難眠,想到他正壓在別的女人身上,心里還是會忍不住有些難過,不過已經不像剛開始發現他出軌那會兒那樣強烈了,只是想到他壓在別的女人身上操對方的畫面,多少還是會有那幺一點兒不舒服。

    而且我知道,他沒在家過夜的這些天,肯定不都是在季順林家里過得夜,但是我什幺也沒有問,假裝不知道也許更好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熬過了禁欲的一個月,早上起床后,我對老公說:“今晚你喊季順林回來吧,我想讓你們兩個人一起好好操我一頓,我快饑渴死了。”(未完待續)
(快捷鍵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錄]  [下一章](快捷鍵→)
最新入庫:驚魂艷事  顧少的獨家摯愛  采石記  潛龍  最強劍仙  四爺,宮斗嘛!  宅系神魂與心機女皇  女將有毒  異世神棍 
中国足彩比分直播